急诊科、院前转运中心


科室地址:
急诊科、院前转运中心-急救大楼一楼
科室热线:急诊科0731-85600960 院前转运中心0731-85600965

致我亲爱的“贵人”

发布时间:2017/9/13 14:58:31   来自:本站   点击:

湖南省儿童医院急诊室    席荣敏

        人生如果有“贵人”这一说,那我的人生一定富得流油了。

        不记得我是11年几月份来的儿医了,只知道,我来正式报到上班的那天,门诊的人流量让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惊吓,堪比春运火车站的队伍,着实让我替自己以后的工作捏了一把汗。

        在门诊导诊组才呆了半个月不到,我就被调往了耳鼻喉科,然后路遇了我人生的第一个“贵人”——彭湘粤护士长。我该用什么词汇形容她呢?万年不老妖?逆生长的常青树?初见她只觉得一个和我老妈一样年龄的女人,年轻漂亮的不像话,身材也好得不得了,至少甩了我老妈几条街了,之后近一年的接触,才让我深刻明白,啥叫越美丽的事物越不可轻触。高级生命支持培训、心肺复苏、各种护理操作、理论考试、专科知识培训、甚至连医院从来没有消停过的各种学习和会议,还有每个礼拜都要我清理抢救车,她都一样不落的逼着我完成了,虐我不说,她对自己也挺狠的,她办公室的灯几乎每次都是我晚班快下班了才熄灯,感觉像是每次都在监督我的晚班一样。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在儿医这并不是她一个护士长的常态,其他护士长的办公室也多数亮灯至凌晨。说实话,在耳鼻喉的那一年时间,我真心过的很辛苦,我甚至在想我当初一定是猪油蒙了心,门缝夹了脑子,我才会选择护理这个行业,其内心之惨烈程度,让我这个文艺青年心理阴影面积一度达到了最高峰,甚至在睡梦里我都是磨着牙齿叫“彭老师”的,可是,当我遇见了我人生第一个夜班的时候,我才明白,她做得这些不讨我喜欢的行为是多么正确,救赎了我今后的整个职业生涯。

        我永远记得我人生的第一个夜班,凌晨三点,在我昏昏欲睡,头脑发胀的时候,来了一个气管异物的孩子,我清楚地记得他才1岁多,黝黑的皮肤,肥硕的身躯,还有他那一家子喋喋不休的家属,当我踩着棉花般的步伐,把小朋友领进治疗室抽血时,他的家属还在隔壁办公室和贺博士争论是否签署手术同意书,气管异物的孩子我在耳鼻喉科见得很多,没太往心里去,常规的把孩子放在治疗台上抽血,那个黝黑的小胖子,在采血针才扎进头皮的先前几分钟里,哭得和杀猪一样惨烈,我一心一意的只想快点把血抽出来,没注意到孩子的哭声已经开始渐渐弱下去了,在我突然反应过来时,贺博士已经从隔壁的办公室过来了,因为细心的他听到孩子的哭声,弱了。当我看到孩子已经发绀青紫的面容时,贺博士已经在要求我拔出采血针了,匆忙拔掉孩子头皮上的采血针,贺博士一把抱起孩子就往抢救室冲,我也紧张的跟去抢救室,在贺博士给孩子做胸外按压的短暂时间里,我已经熟练的打开了抢救室里抢救车的所有抢救用物,我这个时候是真心感谢彭老师每周押着我清理抢救车,因为对抢救车的熟悉,我在第一时间内翻出了插管要用的东西,然后喊来了总住院李赟医生以及被彭老师强行要求留在值班室睡觉的晚班护士胡塞红,感谢上帝,幸亏胡姐姐被彭老师留在值班室没走,因为在孩子进行插管抢救时,我才发现,孩子因为气管异物禁食时间太久,身上几乎找不到我能穿刺成功的血管,唯一那根我有把握的血管,已经在抽血的时候用掉了,而且因为匆忙拔针,头皮上的那根血管已经皮下破管出血,根本没办法再用了,而其他的血管我根本没把握穿刺成功,这个时候的胡姐姐简直就是我的救命稻草,因为有她的帮忙,孩子很快就建立的静脉通道,保证了抢救药物的输注,医生那边,在李赟医生和贺博士的共同努力下,孩子插管成功,呼吸得以恢复,之前发绀紫青的面容在气管插管和复苏囊的帮助下,恢复红润,在孩子抢救成功,呼吸恢复的情况下,家属终于同意签署手术同意书,紧接着孩子被李赟医生和贺博士一起送进了手术室,进行手术。而我则是在胡姐姐继续去值班室休息时,偷偷躲进治疗室哭了,我终于第一次直面真正意义上的生死,眼泪里包含着我的害怕,我的恐惧,我的无知,还有我的感动。我终于知道彭老师要求我做得一切有多么重要的意义了,多年以后的我都不敢想象,如果当年那个孩子没有抢救回来,我的内心会为此愧疚多久,又会给我的职业生涯种下多大的心理阴影,幸亏,幸好,一切都挽救回来了。

        再继续工作时,面对彭老师无休止的“虐待”,我还是会时常有抱怨,可是心底却是满怀感激的,因为经历那一场生死较量,我才明白,这一切的辛苦都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我们是是一群敢于直面死神,与其争夺生命的白衣天使,我们必须时刻准备着,不能松懈,积极的充实自己,磨练自己,为直面生死,拯救生命做准备。

       再后来的后来,我遇见了更多的“贵人”教会我更多东西,一路走来我从懵懂青涩,无知害怕,到现在的成熟自信,理智包容。说不感动,那是假的,我很感激这些“贵人”们给予我的“财富”,感动儿医有这样一群优秀的“先行者”为我们开拓未来的道路,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彭老师说我很幸运来到了儿医,我曾经问过彭老师:“儿医这么年轻,才只比我这个90后大几岁而已,干嘛这么拼,总有开不完的会,学不完的课程,考不完的试。”彭老师只是笑了笑说:“那你应该庆幸你来到了儿医,就是因为儿医的年轻,儿医的还在发展中,你才有机会学到那么多东西不断充实自己,磨练自己,你这只笨鸟理应先飞啊~!”

        我犹记得彭老师在夏日夕阳的黄昏里笑着对我说这段话的样子,温柔又强大,一如多年来她给我的印象,心中莫名觉得感动,我想这应该就是专属于儿医的一种传承吧,先行的开拓者,用她们的行动不断给与我们标榜,让我们对未来未知的道路更加坚定和勇敢。

       我相信,有这样先行开拓的“贵人”们,儿医的未来一定会走的更远,也更美好,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