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不期而遇的美好

发布时间:2019/6/12   来自:神经外科   作者:李孟玲   点击:

  五月的中旬,当母亲节遇上护士节,当阳光掺上细雨,当期待碰上焦虑,离别就这样悄然而来。我曾在心中想象过无数次关于离别的场景,然而生活却连一次彩排的机会都没给我。我想时间应该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公平的东西吧,他不会对任何人特殊化,就像他并不会因为我还没准备好,就放慢他到来的脚步。我就这样仿若被生活扼住生命的喉咙一般,小心翼翼的按部就班着。

  从无陪到有陪,这对我而言绝对算是一场人生的“变故”。不善言辞的我,先不说该如何处理好与患者和家属之间的关系,就连新同事之间的熟络对我来说都是一项挑战。与其说我是一个内向的人,我知道我是一个有社交障碍的人。来神外的第一天下班回家后,我一个人在家哭得像个傻子,追根究底你说为什么哭呢,我也不知道,也没什么具体原因,但就是想哭,莫名其妙的哭,现在想想那应该是一次感情的宣泄吧,对陌生未知生活的恐惧,对熟悉的人事物的怀念。然而过去了的终已仅仅成为回忆,就像有首歌词里唱的那样,“你哭的事,总有一天会笑着说出来。”

  神经外科是一个专科性很强的科室,来这里第一天上班的我,就被各种疾病名称绕晕了头,被各种明文标码的禁止,吓得不敢轻举妄动,但科室的小讲课,以及每天交班前20分钟的阅片和病例讨论,绝对是这个科室的一大特色。神经外科同时也是一个开科才两年的科室,是一个年轻的、充满生机的、朝气蓬勃的科室,然而他却坐落在外科楼一楼的一条过道中,狭小的空间、幽闭的环境与他这个年纪本应有的朝气显得格格不入。他却用实力证明了无可奈何的“硬性条件”是阻碍不了高品质的“软件服务”的。最大化的利用了这仅有的空间,是这个科室给我的第一感受。一条狭长的过道,右边一排是一间一间的病房,左边一排是一间一间的功能房,整齐有序,一目了然。走进病房彷若来到童话王国,每一间都是不一样的主题病房,暖系的色调,卡通的人物,温馨的布局,欢迎来到小朋友的世界。往前再看科室员工的一览表,每个人的照片下方都有一个充满童趣的昵称,有路飞叔叔,大白哥哥,小丸子姐姐,皮卡丘姐姐……再看每个人胸前挂工牌的卡套都是对应昵称的卡通图案。每一处都体现了这个科室集体的智慧,每一点都展现了这个科室的凝聚力,每一滴都充满了这个科室的“人情味”。

  雪娣老师是科室的代理护士长,我们报到的当天便是她给我们做了入科培训。她剪着干练的短发,典型的亚洲人肤色,配以和煦的微笑,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相处不久便能发现,她是一个很拼的人,忙的时候可以加班到夜里12点多。她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科室那些无菌物品她会一个一个去检查是否按灭菌有效期摆放,真正做到左拿右放,那些你看得到的台面以及那些会被你忽视的台面她都会用手去检查是否一尘不染。她是一个鼓励型的人,对于我们这些刚来科室不久的新同志,当我们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时,她会先给我们说出问题,然后跟我们说:没关系,已经很棒了,慢慢来。她的努力,她的认真,以及她的鼓励,犹如这夏日的微风,沁人心脾。

  很荣幸我成为了这个大家庭的一员,并正慢慢融入其中。我一直相信释迦牟尼说的一句话:“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里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所以我也相信:“无论我走到哪里,那都是我该去的地方,经历一些我该经历的事,遇见我该遇见的人。””

  栀子花开的六月,无数的离别和相遇依旧在反复上演,而我的旅程仍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