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生命接力

发布时间:2019/5/13   来自:新三科    作者:刘玲   点击:

  正如《平凡的世界》里所说的,“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合理的和美好的,都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存在或实现。”在院前急救转运中心待的时间越长就越多机会触及到那些善良朴实的人们身上发生的“不美好”,当那些“不美好”演变成撕心裂肺,捶胸顿足,泣不可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多么希望拥有超能力,能抚平他们心中的伤痛,尽管,他们对我来说还只能称之为“陌生人”。
  记得那天早上很早就接到出诊电话,简单询问病情后,心情瞬时就沉重起来。小孩1岁多,由腺病毒感染至重症肺炎,已经上了呼吸机,呼吸机各参数要求比较高,氧浓度已调到65%,最近的血气分析提示:呼吸性酸中毒,2型呼吸衰竭。出诊的医院距离长沙有410多公里,全程高速来回也要将近12个小时(在不堵车的情况下)。所以这次转诊风险极大。同去的王医生,再次打电话给当地医院,详细询问患儿病情,再次与家长讲解转诊风险。出诊司机李师傅也在认真检查救护车。我连接好呼吸机管路,检查呼吸机,监护仪,输液泵能否正常运行,查看氧源是否充足,认真的备好各种急救用品和药物。当一切准备妥当,我们怀着忐忑的心出发了。
  当我们到达对方医院,已是下午4点,家属们早已在病房门口焦急的等待着,一见穿着工作服的我们就簇拥过来,来不及等我们回答,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就来了“你们是长沙来的吗”“我小孩的病不重吧”“我小孩有救吗”。来到患儿病床前,小家伙的手脚都被拴在床缘(可能是防止躁动拔管),身上缠绕着监护仪的导线和静脉输液的连接管路,眼角还有泪水未拭去,一眼望去着实可怜。和他的主管医生和责护认真交接完。我们就出发回长了。在路上,由于路途太过颠簸,呼吸机频繁报警,患儿的血氧饱和度也维持的不稳定。王医生决定用复苏囊加压给氧,血氧饱和度这才稳定下来。可是没过多久,患儿就出现频繁的咳嗽反射,气管导管内涌出黄白色的痰液,血氧饱和度也开始下降。监护仪响亮的报警声充溢整个车厢,这时坐在后排的妈妈,开始痛哭出来:”我的儿啊,怎么啦,怎么啦”,坐在前排的爸爸,也开始不淡定了“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救他,救救他”“家属都坐好,系好安全带,宝宝是需要吸痰了,吸完痰后就会缓解”在王医生作解释工作的时候,我已经准备好吸痰用物,立马给患儿清理气管内和口鼻腔的痰液。清理完呼吸道,患儿血氧饱和度也快速恢复正常,咳嗽反射也缓解了,监护仪也安静了,家属的情绪也趋于平静。为了转移家属的注意力,我们和家属聊起了天:
“这个宝宝是你们第一个宝宝吗”
“不是,前面好几个在肚子里就没保住”
“哦,他长得蛮可爱的,是一个乖巧的小家伙吧”
“嗯,嗯,他可懂事了,没生病的时候,特别乖,每次爸爸下班回家,他就摇摇晃晃去抱爸爸”
渐渐的车厢里紧张的气氛变得稍许轻松,从他们的话语中,我们得知这个小小的小屁股给他们带去多少欢乐与美好的回忆,也明白他们是多么的宝贝着他,宠爱着他。
  整个回去的路途有近6个小时,我们一份一秒都不敢松懈,监护仪上的每一个数值就直接连着我们的心跳,甚至,都不敢喝一口水,生怕要去服务区上厕所耽搁救治时间。尽管当时的我们已是冷汗直流,胃内翻江倒海。晚上9点多,我们顺利平安抵达医院。将病人安稳的送回病房后,我和医生都瘫坐在院前急救转运中心的椅子上,这才想起饥饿与疲惫。
  那闪烁的警灯,飞驰的车轮,车上一张张严峻的面容,一个个不眠之夜,一阵阵急促的铃声,一句句惊慌的语言。这就是我们院前急救人的日常。我们不能懈怠,也不敢懈怠,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患者和家属是以命相托,这场生命接力赛,我们岂能不全身心的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