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吾师趣事

发布时间:2017-9-8   来自:考核评价部   作者:李昃   点击:

   忙于工作生活,似乎很久没有提笔耕字。今观医院一场教师节的“诵读会”,忽又动了念想,回味起学生时代余留着的记忆,一张张生动可爱的脸庞,一个个趣味丛生的故事,犹如时空回转,清晰可见。

   小学老师中有一位镶着金牙的男老师,他可有一项“神功”—丢粉笔头。凡是上课不认真,低头开小差的同学,就等着从讲台上飞梭而来的子弹吧。一般情况,是弹无须发,偶有不中之时,定会连环发“弹”,还伴随着“哎呦喂、哎呦喂”的配音,直至击中为止。被击中者定感羞愧难当,而旁观者却早已忍唆不禁。所以,上“金牙”老师的课我定是要挺直摇杆、抬起头的。

   初三的语文老师赵老师,是一直被我们同学称道的“好老师”。在初三学习的紧张阶段,这位才从师范学院毕业的年轻老师,竟然在一个难得的下雪天,打破中规中矩的课堂教学,将我们拉出学校。于是乎,在校外的山丘上,就留下了一群初三学生撒野的欢乐,也留给其他班级一大片羡慕嫉妒恨的表情。那一次,关于《雪》的命题作文全班都超乎寻常的“生动”,而我那一篇关于《雪》的散文也第一次被点名表扬,至此,翻开了我作文水平的“新纪元”。

   要说到高中老师,我们的班主任、数学老师赵增江老师那是绝对不会忘记的。虽然他眼睛有点小,眉毛有点短,但就他这眉眼间的“方寸”之地,瞬息万变,是绝对的“表情帝”。赵老师只要一上讲台,便完全甩开了老师的“正儿八经”,瞬间“入戏”。时而闭眼仰头自我陶醉,时而目光直射“咄咄逼人”。我们回答不出问题时,他便皱眉脸黑面带愁容,但有人回答出问题时,即刻瞠目扬眉喜形于色。对于热爱观看“影视表演”的我,这种“引起入胜”的授课方式,自然是目光“不离不弃”,心系丝丝“剧情”,成为班上的数学“学霸”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当然,到了大学,自然是喜欢“男神”级的老师了。至今,都记得中医基础的老师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课。高大、清爽、文儒、帅气是第一印象,最“要命”的却是他的声音。曾做过电台主播的他,用专业级标准的普通话,穿透耳膜的磁性声音讲起课来,就像让我们在听电台讲故事。讲啥内容已经无关紧要了,声音带来的享受那是“妥妥”的,常有“云里雾里”的缥缈感,所幸期末的中医基础考试及格了,也算是没有辜负老师的辛勤“付出”。

 “教师节”即将来临,不知那些曾经教过我的老师们可好,仅以此文献给我的老师,祝你们节日快乐,身体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