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我在儿医当护士-从艺术生到医学生

发布时间:2021/9/14   来自:湖南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 实习生   作者:王佳美   点击:

  四年前的我绝对没想到,20岁的这一天我居然到了湖南省儿童医院当一名护士。

  第一次对护士这个行业感兴趣是在2017年。那时候王珞丹带着一部《急诊科医生》出现在我的视野,画面定格在一场外科手术过程中从那刻起我就对医学和护理行业产生了别样的兴趣。

  众所周知,学医是要学理的,起码临床是要的。初中的我对医学的刻板印象模模糊糊,只知道要学医就一定要把理科扎实好,所以在初中高中的时候我就勤抓理科,但是从小文科比较占优势的我确实在理科这方面不太擅长,历经一个学期和理科的斗争,我还是最后选择了文科。

  高二那年,学校播音主持社团来班级宣传,我身体里的文艺细胞被唤醒,仿佛在告诉我要我去主持人的海洋傲游一圈。事实证明,沉了,也差点溺亡。有一说一在学习播音主持的那段斑驳的时光里,我很充实,在迷茫,难过,挥霍堆彻的乌托邦里自由自在。经过老师一个月的培训我被安排在校园广播站做播音员,每天在课余时间给大家略显枯燥的学习生活增添一抹乐趣。也受邀当过校庆活动主持人。每天除了上课的时候其余时间仿佛和话筒成为了挚友,但这真的是我所要的吗?不,不是。

  我太讨厌一成不变的生活了,所以我选择挑战自己“弃艺从医”。虽然与本科失之交臂进了个专科学校,但是心里对医学的热爱并没有减退反而更加浓烈,医学生意味着要有责任心,对每一个生命都要心存敬畏,永远要带着善良在救死扶伤的道路上腹背受敌的负重前行。

  有时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反复的问自己 我真的能做到这一步吗?真的能成为我心目中的那样吗?我能成为自己和患者心目中的优秀护士吗?其实我也不知道,对于那时候一个十八九岁的我来说还是迷惘的。

  在 2020年疫情肆虐的那段时间中我想了很多,有脚踏实地的,有不切实际的。

  我该醒了,如果,我还想作为一个称职的医学生。

  说服自己,善始善终,我不求自己能多么的领尖,也不求和医生那样能够悬壶济世,只希望世界能对我们温柔以待,也希望能早日看到一个优秀称职的自己,一袭白衣,阳光且坚定。

  如此,就够了。